关灯
护眼
    张明的话,让葛玄心中更加震惊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神算鬼谋,我事儿都没说,就被他猜中,甚至连我师尊也来到襄阳都能猜到。”

    “果真厉害!”

    葛玄心中不免赞叹,他哪里知道,实际上是张明一早就安排了闻人府的人,秘密监视了他。

    没办法。

    谁让葛玄名气太大,张明又是穿越而来,因此对于神仙鬼怪,张明比一般人更加相信。

    所以在他知道修典人员中,有道教灵宝派祖师葛玄的时候,就一直在关注对方。

    不过很可惜,随着时间推移,他确定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道法再是玄妙,也敌不过科学的论证,葛玄终究也只是一个钻研道家学说,懂些心理学,以及魔术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失望也有,安心也有。

    但到头来,张明倒是对葛玄的真正目的了如指掌,知道他所追求的,是想将自己的灵宝教教义传布天下。

    知晓其目的,自然也就不难推测葛玄修典,以及今日登门拜访的目的。

    修典都将近一年了,这么久都从未主动拜访,偏偏今日来访,还是刚刚回来就直奔自己府宅而来。

    除了传道一事,张明想不到其他。

    而让葛玄如此有底气,这么迫不及待地前来商谈,必然是他师尊左慈,也一同来到了襄阳的缘故。

    果然,葛玄点了点头,笑道:“不错,师尊他老人家的确也来到襄阳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真神了,一猜就中,而且我也的确是想在此间传道。”

    闻言,张明淡笑道:“仙师若想传道,开设道观,传道授意便是,我主刘皇叔心胸宽广,海纳百川,不会不许仙师传道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让葛玄一时间不知该怎样接话,他要的,当然不是开个道观,然后让附近信徒前来拜一拜,捐点钱,再给这些人算算卦,讲讲道法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葛玄想了想,旋即问道:“不知军师可知,那汉中张鲁的五斗米教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张明瞬间明白了葛玄的真意。

    他是想让自己的灵宝道教,有朝一日成为国教啊!

    说实话,对于道教,张明并不反感。

    甚至这样的宗教,若用之恰当,还能对百姓起到很好的教育引导效果,也利于统治者统治。

    张明倒是不担心葛玄有乱世之心,因为和张角泥腿子出身不同,葛玄是正儿八经的世家子弟出身。

    出身决定性格,性格决定命运。

    更何况,对于葛玄的师尊左慈,张明十分感兴趣,因此他点了点头,“五斗米教吗,我当然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以教立国,别出心裁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仙师也想效仿?”

    张明故作不解,葛玄连忙摆手,解释道:“军师说笑了,我葛玄只想传教而已,可没有这么大的野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有一宏愿,希望有朝一日,能将灵宝派发扬天下,成为道教之尊而已。”

    张明微微一笑,揣着明白装糊涂道:“仙师此愿甚好,我也祝愿,有朝一日,仙师此愿能够达成。”

    葛玄不禁有些着急,他哪里知道,张明这是不见兔子不撒鹰。

    正当葛玄沉思,该如何组织措辞,才能让张明理解的时候。

    突然间,门外一阵清风吹过。